首页 > 全属性武道 > 第1818章 红毛!不祥!收走一具上位魔皇级血煞尸!(求订阅求月票!)

我的书架

第1818章 红毛!不祥!收走一具上位魔皇级血煞尸!(求订阅求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嗖!嗖!嗖!
  几道破空声传来,显得有些狼狈。
  它们来到近前之后,缓缓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朝着后方看去。
  “幸好,没有追过来。”
  其中一道身影缓了口气,心有余悸的开口道。
  “难道那些血煞尸的活动区域只有那一片?”另一道身影狐疑道。
  “也许是前面有什么东西,让它们不敢靠近。”第三道身影说道。
  此言一出,另外两头黑暗种的面色顿时严肃起来。
  这三头黑暗种方才联手,才逃脱了血煞尸的追杀,但此刻又各自警惕起了对方,相互之间的距离起码超过十米,呈三角之势。
  幸好在这洞穴足够大,否则这三头黑暗种会更没安全感。
  它们并不是一起的,只不过是形势所迫,才不得不联手,实际上来到此处的人,皆是竞争对手,随时可能遭到背刺。
  所以它们根本不敢轻易相信对方,尤其在这种危险而诡异的环境之中。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其他人从背后捅一刀。
  不过在听到第三头黑暗种的话语之后,它们立刻看向四周,警惕了起来。
  能够修炼到它们这种境界,自然都不是蠢人。
  那些血煞尸没追过来,肯定有原因,而这原因很可能就是更大的凶险。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第一个开口的黑暗种说道。
  她是血罗莎,被称作血刹魔姬的血刹族天才,此刻她那猩红色的战甲之上出现了不少裂痕,正在慢慢恢复,显然之前应对那些血煞尸,让她受伤了。
  “我也有相同的感觉。”第二头黑暗种说道。
  碦碦……
  话音刚落,那种古怪的声响再度于幽暗的环境里徐徐传来,令人头皮发麻。
  “艹!(一种动作)”
  三头黑暗种面面相觑,都看出对方脸上的难看之色,纷纷爆了一句粗口。
  轰!
  一股更为恐怖凶煞的气息骤然从它们头顶传来,狠狠碾压而下。
  “在上面。”
  三头黑暗种同时抬头看去,并且几乎是不约而同般的朝着后方暴退,当它们看清楚头顶之上的东西时,面色皆是大变,瞳孔收缩到了极致。
  嗤!嗤!嗤!
  破空声传来,一道道宛如长枪一般的暗红色骨刺从头顶刺下,直逼三头黑暗种而来。
  三头黑暗种体内纷纷爆发出强横的黑暗星辰原力,手持兵器,抵挡那骨刺的攻击。
  铛!铛!铛!
  三道金属碰撞产生的颤鸣之音几乎是同时响起,随后三头黑暗种便像是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岩壁之上。
  轰!
  整个洞穴似乎都在震动,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了岩壁之上,朝着四周蔓延。
  “上位魔皇级血煞尸!!!”
  三头黑暗种顿时惊呼出声,它们从岩壁上落在地面,嘴角溢出鲜血,目光骇然的望向那道恐怖的身影。
  轰!
  那头浑身长满骨刺的血煞尸可不管它们在想什么,身躯在岩壁之上快速爬行,一道道骨刺从身体之内刺下,带动强横的血煞之力,席卷而出。
  “必须联手,否则我们过不去。”血罗莎极力掩饰眼中的惊骇,沉声道。
  另外两人没有多言,点了点头,同时出手。
  三头黑暗种顿时爆发出各自的原力攻击,朝着那骨刺迎了上去。
  轰!
  双方的攻击碰撞在一起,骨刺居然被打断,粉碎开来。
  这三头黑暗种毕竟都是天才级别的中位魔皇级巅峰存在,恐怕都掌握了极强的领域之力,乃至本源之力。
  而那血煞尸虽是上位魔皇级,但终究是死物,很多地方不如真正的上位魔皇级存在。
  所以三头黑暗种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空间夹缝之中,血神分身看着三头黑暗种与血煞尸的大战,目光顿时闪烁了起来。
  “血罗莎,没想到她也下来了。”
  他有点意外,这個血刹族的女人看来果然有点东西,居然能够从那深渊之中下到此处来,不知是破解了那远古空间符文,还是另有其他手段。
  随后他又看向另外两头黑暗种。
  其中一头黑暗种乃是血族黑暗种,施展攻击时,能够凝聚出血蟒,与血残魔族当初施展的手段很相似。
  而那种异象来自于一门魔尊级功法,名为【血蟒圣典】。
  王腾已经掌握了这门功法,所以此刻一眼就看出,眼前这血族黑暗种所用的就是那种功法。
  “一个中位魔皇级能够修炼魔尊级功法,又是一个天才啊。”他不由感慨,笑呵呵的自语道:“天才好啊,不是天才,如何能够抵挡这上位魔皇级的血煞尸呢。”
  王腾的目光落在第三头黑暗种身上。
  此人是一头血鲛族黑暗种,但并非之前那个海草头发男子,而是另一头黑暗种,而且这是个母的。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对方那饱满而丰硕的大熊之上,不是他非要看那里,实在是太突出了,任谁第一眼看到,恐怕都会下意识的看到那上面去。
  更无耻的是,那大熊之上仅仅用两片贝壳一样的甲胄覆盖着,大半颗球体露出在外,有碍观瞻。
  “太下作了!”王腾擦了擦鼻子,心中暗暗批判了一番。
  除此之外,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血鲛族女子的下身竟是双脚,并非鱼尾。
  那修长圆润的美腿,简直就是腿玩年的代表。
  如果是一只鱼尾……
  那画面就有些不敢想了。
  有个问题怎么说来着,如果你遇到一只美人鱼,你是想要它下半身是鱼,还是想要它上本身是鱼。
  这个问题,放在这血鲛族身上也是一样的。
  当然,这估计得看个人爱好。
  好在王腾的爱好一向都很专一……
  “咳咳,想多了!”王腾不由干咳了一声,立刻收束思绪,看向外面的战斗。
  血神分身彻底隐藏了起来,只要他不动,就不会暴露,外面的战斗也影响不到他。
  不过那上位魔皇级血煞尸却是他志在必得之物,必须找一个机会将其拿下。
  碦碦碦……
  就在三头黑暗种与那具血煞尸战斗时,幽暗之中再次传来了古怪刺耳的声响,让血罗莎三头黑暗种皆是面色大变。
  “还有其他的血煞尸!!!”
  一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就让它们有些无法招架了,若是再来几头还得了。
  而且这后面的血煞尸必然不会太弱,甚至就是上位魔皇级,否则前面那些血煞尸不会停止不前。
  三头黑暗种内心凝重,不敢怠慢,纷纷爆发出最强的领域之力,朝着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轰去。
  三头黑暗种的领域皆是融入到它们的攻击之中,否则这么小的地方根本容纳不下它们的领域,若是彻底爆发,可能会将洞穴/震塌也说不定。
  嗤嗤嗤……
  那头血煞尸身体内顿时有着骨刺疯狂的生长而出,交叉缠绕,在其面前宛如化作一面骨盾。
  轰!
  下一刻,三头黑暗种的攻击便狠狠的轰击在了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的骨盾之上,爆发出剧烈的轰鸣之声。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碎裂声随之传出,在三头黑暗种的合力之下,那面骨盾终究是支撑不住,瞬间碎裂而开。
  嘭!
  强横的攻击轰然落在了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的身上,将其狠狠的压在了头顶的岩壁之上,宛如嵌进其中一般。
  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痕以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为中心,朝着四周快速蔓延而开。
  “就是现在……”血神分身正想出手。
  然而……
  碦碦碦……
  刺耳古怪的声响从幽暗中传来,正在急速接近,让他终止了动手的冲动。
  “再等等!再等等!”
  血神分身目光闪动,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
  “不好!它们要来了。”
  那头凝聚出血蟒的血族黑暗种凝声道。
  轰!
  话音刚落,一道轰鸣声响起,只见一道黑影从头顶上空直冲而下,扑向了血罗莎三头黑暗种。
  此时此刻,血神分身也才看清了这头血煞尸的模样。
  与那头浑身覆盖着骨刺的血煞尸不同,这头血煞尸浑身长满暗红色毛发,覆盖在身体之上,完全看不清它的模样了。
  “这……不祥啊!”
  王腾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血罗莎三人顾不上第一头血煞尸了,因为在这头浑身长毛暗红色毛发的血煞尸扑下来之后,它的身后,又一头同样长满了暗红色毛发的血煞尸也紧跟着猛扑了出来。
  一股血腥中夹带着腐朽之意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人头晕目眩。
  即便是血罗莎三头黑暗种都有些承受不住,面色纷纷一变,而后连忙调动自身的领域,狠狠镇压了过去。
  轰隆!
  轰鸣声响起,那两头血煞尸在半空中凝滞了一瞬间,显然是被三头黑暗种的领域镇住了。
  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碦碦碦……
  两头血煞尸口中发出刺耳的吼叫,双爪齐出,爆发出浓烈的暗红色光芒,化作巨大的暗红色利爪,猛然抓在了三头黑暗种的领域之上。
  轰!轰!轰……
  三头黑暗种的领域瞬间剧烈震动了起来,仿佛要承受不住两头血煞尸的攻击,即将碎裂。
  三头黑暗种面色微变,立刻调动自身的领域之力,极力维持领域的运转,抵挡对方的攻击。
  碦碦碦……
  之前那头浑身布满骨刺的上位魔皇级血煞尸挣扎着从岩壁中挣脱出来,浑身骨刺断裂了许多,此刻正在疯狂的重新长出。
  这时,血神分身目光一闪,终于还是动了,趁着这头血煞尸还未彻底恢复过来,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不能错过。
  他直接动用了【空闪】,从空间夹缝之内现身,出现在了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的身旁。
  碦碦碦……
  那头血煞尸似乎也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微微一愣,脑袋僵硬的转动,朝着血神分身发出一声吼叫。
  “叫毛叫。”血神分身瞬间出手。
  四阶血煞之意!
  五阶远古意志!
  同时爆发,压向面前的血煞尸,让其动作猛地一滞,那暗红色的凶残眼神之中竟是出现了一丝迷茫
  “有用!”血神分身微喜,手掌之上覆盖着血煞之力,直接拍在了血煞尸的身体之上。
  血煞尸本想攻击,但已经来不及了,体内某些节点的血煞之力被截断,瞬间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但是让血神分身意外的情况出现了,这头血煞尸眼神挣扎,竟是恢复了那种凶残之态,而后体内的血煞之力竟是朝着那几个被截断的节点冲去,要重新连接体内的血煞之力。
  “这具血煞尸生出了灵智!”血神分身顿时反应了过来,心中暗暗吃惊。
  “哼!”
  他口中轻哼一声,精神念力从眉心狂涌而出,化作一支无形的精神之箭。
  噬魂箭!
  轰!
  这支无形的箭矢瞬间冲入血煞尸的眉心,令其口中发出痛苦的嚎叫,眼神剧烈的震动起来,显然是精神受到了冲击。
  血神分身心中突然一动,眼中红光爆闪,径直没入这血煞尸的眼中。
  蛊惑!
  此时此刻,他赫然动用了蛊惑技能。
  这项技能对血族黑暗种都有效,对血煞尸没准也有作用。
  随着【蛊惑】技能发动,血神分身立刻感知到血煞尸脑海内有着一团混乱且凶煞的精神体,但是并不算太强,甚至只能与下位魔皇级的精神体相比。
  这个发现自然是让血神分身大喜过望。
  下位魔皇级精神体,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以他现在域主级巅峰的精神力,在这血煞尸的精神体内种下【蛊惑之种】简直不要太简单。
  果不其然,他只是尝试了一下,就很顺利的成功了。
  尽管那混乱且凶煞的精神体让他感觉有些不适,但也只接触了一下,便收回了精神体,倒也没什么影响。
  何况有着自身四阶血煞之意的镇压,血煞尸的血腥凶煞之意更是对他无效。
  血煞尸顿时老实了下来。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血神分身还是再一指点出,落在血煞尸的眉心之上,精神念力疯狂涌入,化作囚笼。
  这样就是三重保障了,不怕这上位魔皇级的血煞尸会摆脱他的束缚。
  而且就算真的摆脱束缚,有着三种力量的牵制,王腾也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
  安全无虞!
  “谁!”
  这上面的动静,自然吸引了那三头黑暗种的注意,它们尽管被两头血煞尸压得空不出手,但是却能够看到上面的情形,顿时爆喝出声。
  不过此刻血神分身的身体之外还弥漫着阴影之力,外人根本看不到他的模样。
  “是你!”血罗莎却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血神分身,顿时咬牙切齿。
  因为之前血神分身夺取那颗万年血木晶时,也是这幅模样,所以她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血神分身。
  那种宛如阴影般的力量,寻常人根本无法掌握,只可能是他。
  “你认识?”
  身体之外凝聚出血蟒虚影的血族黑暗种心中一动,不由问道。
  “我之前曾经遇到过他,此人抢走了我一颗万年血木晶,而他自称是你们血族的血子!”血罗莎目光微闪,说道。
  其实她基本已经确定血神分身的身份,但此刻却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让这头血族黑暗种对那位血子生出敌意。
  她太清楚血子身份对血族的重要性了,这血族黑暗种身为血族的一位天才,岂会轻易的认可一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血子。
  而且她特意说出了万年血木晶之事,想必没几个人会不感兴趣。
  对方抢走了她的血木晶,那就别怪她挖坑了。
  “血子!?”血诺基面色一变,眼神闪烁的看向血神分身。
  什么时候血族冒出了一个血子?
  这一代的天才里面应该没有人可以担任血子吧?
  毕竟连它们那一代都没有人能够成功,这一代的天才,不是它看不起,恐怕真没有值得它们重视的存在。
  那位血鲛族的女子也不由诧异的看向血神分身所在的方向,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居然是血族的血子,这个身份可太特殊了!
  “呵呵~”血神分身回头看了一眼那血罗莎,不由发出一阵轻笑:“你们与其关注我,还不如先想想如何才能将那两头血煞尸给解决了。”
  “这位阁下应该也是我血族的天才吧,不如与我等联手,先将这两头血煞尸解决?”血诺基目光闪动了一下,说道。
  它没有称呼血神分身为血子,只是以“阁下”相称,显然并未认可其血子身份,只不过情势所迫,想要让其出手相助而已。
  “不错,传承的争夺可以放在后面,与我等先解决这两头血煞尸才是如今的关键,我们若是败了,你一个人恐怕无法应对两头血煞尸吧。”血罗莎心中一动,立刻说道。
  它们如今被两头血煞尸拖住,甚至被压制的死死的,若是没有外力加入,恐怕真的有点悬。
  “你们想多了,我就是来打酱油的,这血煞尸跟我有什么关系。”血神分身淡淡一笑,自顾自的将那具血煞尸收起,然后转身就走,瞬间隐没在前方幽暗的洞穴之内。
  “拜拜了您嘞~!”
  只留下一道贱兮兮的轻笑声在洞穴之中回荡。
  “???”
  三头黑暗种有点发懵,眼睛微微瞪大。
  走……走了?!
  他就那么把那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收走了?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
  那可是上位魔皇级的血煞尸啊,怎么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收走了。
  对方到底做了什么?
  方才它们被两头血煞尸牵制,血神分身又出现的极为突然,且对那头血煞尸所施展的一连番手段更为快速与隐秘,所以三头黑暗种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制服那头血煞尸的。
  此时此刻,它们只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那头血煞尸它们集三人之力,方才将其逼退,结果对方一下子就将其收走了,半点没遭到反抗,这怎么看都让人有些无法接受啊。
  喀喀喀……
  这时,那剩下的两头血煞尸却是骤然发狂起来,口中发出怒吼,竟是疯狂的朝着三头黑暗种攻击而去。
  因为它们已经感应不到血神分身的气息,只能将愤怒发泄到这三头黑暗种身上。
  这几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显然已经诞生了一定的灵智,但又很有限,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抓走,加上对方刚刚又在那里交流,它们就认定眼前这三个和跑掉的那个是一伙的。
  轰隆隆!
  在两头血煞尸的爆发之下,三头黑暗种的领域终于支撑不住,轰然爆开。
  “我特么……”
  血诺基脸都黑了,但一句话还未骂完,口中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那原力余波震退了出去。
  “混蛋!”血罗莎也气的骂人,内心憋屈的想吐血,不,她也吐血了,和血诺基没差多少。
  另一个血鲛族女子一样面色不好看,但她反应及时,提前取出一面宛如鳞片堆积而成的盾牌,硬生生挡住了那原力余波的冲击,但是整个人也是向后方倒退了数十步,才堪堪停下来。
  碦碦碦……
  两头血煞尸爆发出恐怖的血煞之气,身体之上的暗红色毛发竟疯狂的生长起来,简直像是满地滋生的杂草一般。
  不过是眨眼之间,整个洞穴的岩壁之上便被那暗红色的毛发所覆盖,看不到丝毫的缝隙,甚至这暗红色毛发还朝着更远处蔓延,而后垂落下来,仿佛瞬间化作一堵红发之墙,将三头黑暗种的退路彻底堵死。
  “这!!”
  血罗莎三头黑暗种朝着后方看了一眼,面色俱是大变,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走不掉了!”血诺基咬牙道。
  “都怪那个混蛋。”血罗莎眼中尽是怒火。
  血诺基眼中亦是闪过一丝阴沉之色,一想到方才那个人,它心中也是极为郁闷和憋屈,恨不得将对方揪出来。
  但它做不到。
  对方的手段十分诡异,竟能收走一头上位魔皇级血煞尸,然后全身而退,这种手段连它都感到忌惮。
  “你们与其在这里废话,不如想想该如何摆脱这两头血煞尸吧。”血鲛族女子目光凝重的扫视着四周,冷声说道。
  唰!
  似乎正应了她的话语,四面八方皆有大量的暗红色毛发席卷而来,甚至连脚下都不例外。
  三头黑暗种顿时陷入了绝境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