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骆初七慕沉远 > 第八十七章 交涉还是威胁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七章 交涉还是威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外间各家小姐还都在候着,公主们也没有来,现下若是忽然传了太医进来,待会儿人陆陆续续都到了之后,没有看到皇后娘娘少不得要问问,即便是什么也不说,骆初七也已经站在了非常不利的一方。

皇后胸膛起起伏伏,显然一副生气的样子,手还撑着额角摇摇欲坠,但却奇异的没有发火,江嬷嬷伺候她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明白皇后这是想让骆初七再更狂妄得意一些,早爬在嗓子口的那句‘拖出去杖责’生生咽了下去,一面替她顺着心口,一面又回头剜了骆初七一眼,“骆小姐,即便是您心里有什么,也不该气皇后娘娘啊。”

“嬷嬷说的是。”骆初七笑了笑,好像对她的指责浑然不在意一般。

边上另站着的那个嬷嬷看不下去了,但皇后和江嬷嬷都没说话,她也不敢擅自开口,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江嬷嬷,骆小姐身份贵重,咱们说的话人家可不会听到耳朵里,皇后的内殿都敢直接闯进来,你这两句不轻不重的话人家哪会放到心上。”顿了顿语气又加重了接着说道:“娘娘本来身子就不好,今日也是强撑着主持百花宴,我们都万分小心的照顾着,生怕哪点让娘娘不顺心了,您倒好。”

越说心里越是生气,她简直都想忍不住抓骆初七了,这个女孩子太讨厌了,她居然敢在皇后的寝宫里胡作非为,皇后没有发火而是自己生气,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别说那些小姐们了,就连皇宫里这些公主也没有过这种待遇,皇后可是后宫的主人,是国母,这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应该巴结她,跪着匍匐在她脚下,就连身边伺候的她,哪个人看到她们不是笑着叫嬷嬷,比对官家太太都要恭敬,除了那位大长公主,现下居然又多了一个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女人。

她怎么会允许?

这个嬷嬷也是跟着皇后一起进宫来的,一是因为心高气傲了些,二则是江嬷嬷是江家精心挑选出来的嬷嬷,那到底是皇后的母族,所以在皇后跟前,江嬷嬷更得用一些,她则要靠后。

在她这一生里,最让她得意的就是伺候了当朝皇后,也让她受了万份的尊敬。

现下居然有这么个小姑娘,淡然的站在那里好像不把皇权放在眼里似得,她心里有些震惊,但更多的却是嫉妒。

“既然要传太医,那就赶紧去吧,我也好和娘娘说些体己话。”骆初七微微扬着下巴,脸上淡然中透着冷傲。

放肆!简直太放肆了!

就在这个嬷嬷咬牙切齿准备要呵斥骆初七的时候,皇后却咳嗽了一声。

她推开江嬷嬷搀扶着她的手,又冲着一屋子的宫女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留本宫和小七说说话。”

“娘娘!”嬷嬷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到底为什么要妥协?她可是国母啊,这个骆初七也不过是仗着家里有个将军爹罢了,到底为什么?!

她不知道为什么江嬷嬷可是知道的。

前几天骆初七被绑到皇宫里,她已经猜出背后的人是皇后所为,尽管没有证据也没有得到承认,但她只要把这个想法和太子说了,到时候又是大麻烦一件。

太子还小的时候和皇后关系还是很亲近的,就像平常的母子关系一样,但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太子忽然就变了,看着皇后的眼神中带了疏离,不再像以前一样黏着皇后,母子两人之间的关系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里已经寒冰千丈了,一向有自己主意的太子若是知道皇后在背后的所作所为,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来呢。

到时候一怒之下告诉皇上他不堪太子重任,自请废出东宫也不是不可能。

进宫这么多年,从一开始一心争夺皇上的恩宠,到现在分了一半到太子的位置和未来的皇位上,也正是因为太子对那个位置的不在意,所以皇后才一再的妥协。

众人都退出去后,内殿里只剩下皇后和骆初七两个人,彼此谁都没有说话,安静的掉跟针到地上都能听到,外间热闹的声音隐隐约约传了进来,丝毫没有感染到奢华内殿里的两个人。

“你想与本宫说什么。”人都退出去了,皇后反倒平静了下来。

骆初七眨眨眼,先笑了笑,而后上前亲手倒了茶捧在手里,又恭敬的递给了皇后,“刚才臣女也是气那嬷嬷说话做事太没有规矩了,娘娘可不要生气,作威作福的仆妇可是最容易招惹麻烦的。”

皇后冷笑,却没有拒绝她的茶,而是接过来放到了手边,“怎么现下又不自称臣媳了?”

“娘娘心胸宽广,臣女佩服,适才说那些不过是臣女心里有些气闷,想要得到娘娘您的认可罢了。”骆初七垂下脑袋,冲着皇后深深的福礼下去,“只是臣女心里有惑,想要求娘娘指点。”

“说吧,本宫听着。”

“娘娘也知道,臣女心性柔和一向待人和善不爱惹事。”说道这里,她敏锐的看到皇后的眉眼一挑,一脸的嘲讽,不过她权当没有看到,接着说道:“不知什么时候,因为何故惹到了一个长辈,这中间定是有什么误会,那长辈竟找人吓唬了臣女,臣女胆子小,吓到事小,只怕把什么不该说出去的话说出去,到时候闹的两边都不好,还请娘娘指点臣女,这事该如何办。”

皇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你可曾想过,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站在了不该站着的地方。”或者说,坐在不该坐的位置上。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骆初七根本不会来自寻死路找皇后的晦气,她今天之所以敢闯进来,也是因为前几天那件事,她是拿准了背后是皇后,并且她猜想皇后一定会忌惮她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骆将军,在确定这件事之前,她不会对骆初七出手的,免得落了口实。

慕沉月说的那句‘她讨厌你’,她可记得清清楚楚呢,这里边一定是有什么隐情是她不清楚的。

“娘娘不知,这个长辈一向不喜欢臣女,或许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她不喜欢臣女呢。”

“……那便离的远远的吧,越远越好。”说完,皇后端起茶盏开始慢悠悠的饮茶,骆初七垂着脑袋想了片刻,而后笑了笑,嘴里称是。

她嘴里说了是,皇后以为是她害怕了妥协了,心里顿时一轻,好似背在身上许久的大石头落到地上了一般,不由就露出了笑,这次笑意到了眼底,“本宫就知道你个乖巧的孩子,只要你本本分分的,你那个长辈也不会为难你的。”

是吗,可惜我不是个乖巧的孩子,也不知道本本分分该怎么做啊。骆初七心里笑了,面上却更恭敬了。

在这里和皇后纠结这些实在没有必要,她只要搞清楚皇后的立场就好了,至于别的,那就是以后的事了,现下让她远离太子,那是万万不能的了,别说是她了,就是慕沉月也不会同意的。

两个人从内殿里出来的时候,宛若新生一般,皇后拉着骆初七的手一脸的亲热,骆初七也是乖巧的跟在一旁,低垂着脑袋的样子哪有高才的傲然和跋扈。

众人脸上神色一时有些怔忪,刚才皇后进去的时候那脸色可是很不好的,明显是被气到了,也不知道这骆初七说了什么,不过这一会儿就让皇后待她这般亲热。

江明月的心霎时跌落谷底,难道皇后也接受了这个骆初七吗?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不由想到进宫前父亲和她在书房说的话。

江明月的父亲江涵是皇后的哥哥,和她年龄相差不大,两人从小关系就亲厚,江家这么多年一直是皇后的助力,所以从江明月初生开始,皇后就暗示他们江明月以后会是太子妃,更是亲自给江明月取了明月这个名字,江家人明白,她是想要更稳固自己和江家的关系,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

在得知骆初七和慕沉月被赐婚的时候,江涵把自己关在书房整整一个晚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今天进宫前。

她是第一次看到那么憔悴的父亲,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好像揉进了沙子,浑浊的看不清楚情绪,“明月啊,是父亲对不住你了,让你徒受这些嘲笑。”

做女儿的哪能看自己父亲给自己道歉,她提着裙摆跪到了地上,一脸的动容,“父亲您说这样的话,是想让女儿立时死了吗?女儿知道,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江家,为了女儿。”

“乖孩子。”江涵点了点头,走到江明月跟前摸了摸她的脑袋,“你知道就好,你知道就好啊,爹爹做这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们江家以后的前程,也是为了你,我的女儿这样的优秀,除了太子,这世间哪有别人配的上你……”

“明月,皇上的圣旨虽然指了她俩赐婚,但是一切还没有定局,你还可以做侧妃。”
sitemap